2015年“水牛的记忆”:不仅停留在A股 还有股市见顶后的房地产市场和消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4-02 21:30   30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一、消费复苏预期正“由点及面”,3月PMI略超季节性,或暂时打消市场对于经济下行的担忧。但现在就谈经济复苏还是为时尚早,讨论2019年基本面预期可能“前高后低”的三个理由。

近期,关于经济基本面的好消息开始增加,特别是消费品领域。包括春季糖酒会白酒乐观预期确认,定制家具促销订单复苏,高端零售销售改善,合资品牌汽车降价、国产品牌跟进(增值税减税影响的验证),年初保费收入恢复性增长等。随之而来的,是消费复苏预期正“由点及面”。消费品的行情,也从白酒个股,地产后周期开始,正在全面发酵乐观预期。另外,3月PMI回升至50.5超预期,3月环比增量是2014年以来季节性最高值。3月建筑业PMI回升至61.7,也是2014年以来季节性最高值,基建稳增长效果初步显现,或暂时打消市场对于经济下行的担忧。

当前的数据好转是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复苏吗,持续性如何?这应该是当下最重要的问题。我们认为,现阶段就调整对周期定位的认识还为时尚早,看中期仍需坚持“衰退期投资”,2019年基本面预期可能“前高后低”。下这样的判断主要有三个理由:

1.财政支出前置支撑中短期总需求回升,但下半年持续性存疑。2019年1-2月公共财政支出同比14.6%,政府性基金支出同比110%。而根据2019年财政预算,2019年公共财政支出同比仅6%,政府性基金支出同比24%,低于2018年的9%和33%,更明显低于2019年1-2月的水平。这种财政支出前置,使得中短期总需求有支撑,但下半年持续性存疑。

2.个人所得税按年收入累进(vs.按月累进)会产生居民到手收入前置效应,上半年对高端消费有支撑作用,下半年则会转向压制。在税前收入不变的情况下,个人所得税适用税率按年累进,会使得年初适用税率更低,年底适用税率更高;而按月累进下,各月适用的实际有效税率是相同的,这就产生了居民到手收入的前置效应,这种效应对高收入人群的影响更加显著。税前收入30,000万的个人,1月到手收入会增加11%,而11-12月的到手收入会减少7%;税前收入100,000万的个人,1月到手收入会增加20%,而12月到手收入会减少13%,所以对消费的影响是上半年支撑,下半年压制。我们认为,这能够很好的解释为什么高端零售正在复苏,且市场普遍对耐用消费品复苏抱有乐观预期。

3.2015年“水牛的记忆”不仅停留在A股市场,还有股市见顶后的房地产市场和消费品景气。2015年之后,我们对“股房跷跷板”特征一直保持着关注,现阶段似乎又到了一个股票市场上涨,财富效应向房地产和消费品辐射的阶段。只不过这一次,股票是从历史级别的高性价比区域出现的反弹,而房价仍处于绝对高位,预期的改善只能带来量的复苏,价格的正循环依然存疑,而消费品的改善可能来得更早一些(也可以理解为,在房地产没有大机会的情况下,股市的财富效应主要体现在了消费的复苏上)。这也能够解释,为什么消费复苏预期正“由点及面”,而资产价格的相互影响,也不是一个能够看长的逻辑。

二、策略推演预期:马上相信经济复苏,短期可能不会看错方向,但可能选错结构!在我们看来,后续当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全年经济复苏时,就是市场变得危险的时刻。

策略分析师讨论解释现象只是基础,更重要的是推演预期。消费复苏预期“由点及面”+3月PMI略超预期,经济提前复苏的预期似乎暂时无法证伪,但也并非没有瑕疵(我们讨论经济可能“前高后低”的逻辑就是针对经济提前复苏预期的),经济复苏暂时无法有效形成才是中性假设。在我们看来,短期风险偏好维持高位、市场余温尚存的最坚实支撑,还是5-6月三个事件性改善的映射:

(1)4月增值税减税实施,消费品价格普遍下调是大概率,降价初期销量的提振效果最强,后续会逐渐钝化,所以5月初步验证减税效果是大概率。

(2)5月是外资流入的季节性高峰,历史上受到A股纳入全球主要指数的节奏影响,5月、8月和11月是外资流入季节性的峰值,2019年大概率不会落空。

(3)5-7月是科创板“比价效应”的兑现期,风险偏好阶段性回升是大概率。

为什么都是风险偏好有支撑,却一定要区分具体的支撑因素呢?在我们看来,现在就相信经济复苏,短期可能不会看错方向,但可能选错结构!如果行情按照经济复苏预期演进,中短期滞涨的周期应该是最强方向;但如果行情的本质还是“看中期催化,做短期轮动”,中短期最强的方向就是消费,后续轮动的方向就可能是从“高端消费”到“大众消费”,而周期行情可能不持续,只有少数有供给逻辑加持的周期可能走得更远。

所以,我们的核心观点是,消费复苏的预期“由点及面”,新的乐观预期正在形成,市场总体处于顶部区域的判断不变,但市场仍有能力对新的积极因素做出反映,短期仍将保持余温尚存的状态。我们依然认为,2019年基本面预期“前高后低”是大概率,经济复苏预期暂时无法有效形成才是中性假设。这种情况下,短期消费会好于周期。同时,随着行情的演进,当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全年经济复苏时,反而可能意味着市场再次变得危险。

三、消费品是后续催化剂相对确定的方向:5月增值税减税效果验证+5月外资流入高峰+财政支出前置、居民收入前置,重点关注白酒、汽车和保险,后续可能出现向大众消费品轮动,关注商贸零售和纺织服装。关注安全生产主题(重点是化工)。

我们认为结构选择上,后续催化剂相对确定的方向是消费品:(1)增值税减税初期消费品“价跌量升”的效果更加确定,5月验证4月数据可能是预期高点。(2)5月外资流入高峰,传统核心资产收益,消费品是重点。(3)居民收入前置阶段性支撑居民日常消费,财政支出前置阶段性改善商务消费,上半年消费数据的验证风险较小。重点关注白酒、汽车和保险。板块轮动是常态,后续赚钱效应向大众消费品扩散的概率较大,关注商贸零售和纺织服装。另外,不排除市场阶段会发酵经济全面复苏的预期(这在我们看来是市场变得危险的信号),如果要覆盖这部分相对收益,可以聚焦安全生产主题,关注有供给逻辑支撑的周期(重点是化工)。